亲爱的许你来生999,第999章 别再招惹她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沈迟弯下腰,一声不响的把礼盒捡起来。 他退而求其次,仅仅掏出一行巧克力,双手递向海棠,“海姑娘,这是安晓棠最喜欢吃的松露巧克力,国内买不到这种工艺的,请你帮我递给她。 ”“你的脸皮,简直比猪皮还厚!”安存希想不到沈迟这么不识趣,扯住巧克力盒子的另一端,准备丢进垃圾桶。 沈迟似乎明白他的意图,死死捏仔子不撒手,睫毛微敛,也不看安存希的怒容。 是自己的错!如果可以重来,自己不会在萧圣婚礼上闹,也不会和安晓棠离婚。

他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心里非常喜欢她。

安晓棠很漂亮,很温柔,不谄媚,不势利,就像一股清流,缓缓在他心尖淌过,很舒服。 海棠站在一边,看着两个男人较劲,把盒子都扯变形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足足扯了几分钟,眼看巧克力要被捏坏了,沈迟突然示弱,“你松手,我走,但是我不会放弃安晓棠的,我很想念——砰!”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安存希,他对着沈迟挥出了一拳。

沈迟的唇角随时就被打流血了,但没有还手,只抱紧那盒巧克力,由着安存希打。

“哥,别这样,算了。 ”海棠紧拦慢拦,安存希还是挥了沈迟五六拳,并警告他以后不要再来招惹安晓棠。 沈迟没解释什么,抱着巧克力走了。

其实巧克力的盒子很小,里面就四颗,他不用抱着,拿着就行,也许他觉得珍贵吧。

海棠同情的叹了口气,帮安存希整理一下衣裳,“别和他动气了,上班去吧。 ”“我走了。 ”安存希拎着公文包上了车,脸上余怒未消。 想想自己姐姐曾受到的侮辱和伤害,他就怒不可遏,卑鄙无耻的沈家人,趁他昏迷不醒的时候,把他姐姐弄过去当玩具,现在用不着了,就一脚踹开。

姐姐的病早就好了,为什么甘愿跟一个傻子?真是恨铁不成钢!安存希给姐姐报了心理学专业,等入门之后,就会到国外继续学习,希望她某天学成归来,心理变得强大。 女人不一定要嫁人,尤其安晓棠有不堪的过去,说实话男人没有那么大方的,都会计较过去的……他可以养姐姐一辈子,但姐姐的精神必须独立。

半个钟头之后,安存希在律师楼门口停了车,拎着公文包进了大楼,突然他又顿住脚步,总觉得哪里不对。 “安律师,早。 ”美女前台和他打招呼。 一向彬彬有礼的安存希,这次并没有回应,而是转身又出去了。 “安律师好帅,即使不理我,我也不会生气的。

”前台小姐目送安存希高大的背影,微笑自语,眼神迷恋。

……沈迟并没有离开太远,在安家所在的别墅区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他这次没有贸然按门铃,而是把车子停在路边,透过白色的的栅栏,看着庭院。

他想,安晓棠应该会出来晒晒太阳、散散步的吧?果然,没过多久,安晓棠就拿着一把小锄头走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仓鼠笼子。

她还像过去那样,穿着一袭月牙白的裙子,一头乌黑亮丽的齐腰长发,用蓝色丝绢随意挽在身后,五官精致的脸庞上没有岁月的痕迹,肌肤白皙莹润。

看到昔日的妻子,沈迟眼里泛起一抹生动和温暖,唇角轻轻勾起。

尤其看到安晓棠蹲在栅栏边,锄草种花的样子,他心里甜蜜又柔软,因为这让他想起彼此相处的岁月。

以前他们经常在一起养花的,过着“你挑水我浇园”的田园生活。

安晓棠喜欢花草,热爱小动物,尤其喜欢养仓鼠。

而沈夫人厌恶小动物,不准她养。

现在,她可以自由的养了……沈迟推开车门,拿着巧克力,轻轻的走到栅栏边,近距离的、默默的看着女孩劳作。

安晓棠先掐了几片嫩叶给小仓鼠吃,然后把杂草除掉,刨坑,放牵牛花的种子,葱玉般的十指拢起一撮土,掩埋。 阳光打在她的身上,给她镀上一层淡淡的晶光,看起来文静美好,有种让时光停留的特殊魅力。

仓鼠笼子里,一白一灰两只仓鼠,捧着细细的叶子吃,很萌,颜值很高,和它们的主人一样。 沈迟的心都融化了,一手扶在栅栏上,柔声喊道,“晓棠。 ”安晓棠愣了一下,过了好几秒眼神才聚焦,看到沈迟,她开心的笑起来,“阿迟。 ”但很快,她的笑容就凝结了,抬手想碰他唇角的青紫,但发觉自己手上有泥,她又迅速的缩了回去。

“你的脸,怎么了?”她问。 “摔跤了,我经常摔跤,你知道的。 ”沈迟轻描淡写的说道,目光一刻也不离开她,越看越喜欢。 “你以后……小心点,别忘了搽药。

”“嗯。 ”沈迟把手穿过栅栏,细心的拂起她耳畔的碎发,“这段时间,你过得好不好?”安晓棠点点头,把自己养的仓鼠端给沈迟看。 “很可爱,我很喜欢。

”沈迟眼眶有些泛酸,从怀里掏出巧克力,“我给你买的巧克力,要不要吃一颗?”安晓棠又点点头,她的话少。 沈迟勾唇,打开盒子,小心翼翼的捏起一颗巧克力球,安晓棠去接,却被他避开了。

“你手上沾泥了,张开嘴,我喂你。

”安晓棠有些羞涩,脸颊红了红,但还是听话的张开唇,贝齿咬住了那枚巧克力球。

她的唇在他指上划过,比丝绸还软,沈迟心里更甜了,柔声道,“等过段时间,我就——”正说着,一个高大的阴影就罩了过来,是安存希。

安晓棠连忙转过头,见弟弟脸色不好,她犹豫了几秒,还是把巧克力球吐了出来。

沈迟的心头颤了颤,一抹失落的挫败感,深深的攫住了他……“你快走吧,快走。

”安晓棠低声和他说了句,拿起锄头,端着鼠笼走了。

她有些害怕,觉得沈迟的脸应该是弟弟打的。

一定是了!沈迟不想再和安存希发生口角,也站起来走向自己的车子。

坐到驾驶位上,他拿起一颗巧克力放在嘴里,很甜的味道,却让他眼角湿润了……安存希异常恼怒,本想绕出去和沈迟算账,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言小念的来电。

他的火气一下子消了,微笑着接起电话,“小师妹。 ”“存希哥,你不在律师所吗?”言小念一开口就是绕指柔,声音特别好听。

“我刚回家拿点文件,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啊?”“我现在就在你的办公室外面候着呢!”“哦?难道我们的小鲶鱼,还需要打官司吗?”安存希的嗓音要有多宠溺,就有多宠溺,和打沈迟时的凶神恶煞判若两人。

“不是啊,我不出国了吗,给你带了些礼物,谁知你不在。 唉,想见我们的大律师一面,可不容易啊!”言小念的开玩笑的说道。

“小丫头,嘴巴还是那么能说。

”安存希巴不得天天看到言小念的,“谢谢你能想到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二十分钟之后到。 ”“别闯红灯哈,我等你。 ”“知道了。 ”安存希柔柔的答应。 放下手机之后,他立刻加速。 以他对言小念的了解,言小念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难道发生什么事了吗?担心。

上一篇:亲爱的许你来生,第1000章 选一个好儿媳

下一篇:亳州名胜古迹-说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