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资金和项目这样精准落地

  翻过一道道崎岖山岭,贵州省20个极贫乡之一的贞丰县鲁容乡,就藏在大山的褶皱里。

“你看这百香果,可是咱的脱贫希望啊!”贫困户罗照文激动地说。 得益于浙江省宁波市的560万元帮扶资金,百香果科技示范园建起来了,专家进村提供技术保障,龙头企业提供保底收购,山里人挣上了放心钱,贫困户年增收2万多元。   “高质量完成对口帮扶任务,是我们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

”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说。 从西南的苗岭侗寨到东北的白山黑水,宁波向结对帮扶地区送资金、送技术、送理念,推动贫困山区稳定脱贫,交出一份亮丽成绩单:两年多时间累计投入亿元,今年将继续推进220个援建项目,让贫瘠土地长出更多新产业。   “输血”变“造血”,让好项目落地生根  脱贫攻坚,成败在精准,选好项目是关键一步。   “一只兔油盐醋,十只兔新衣裤,百只兔娶媳妇,千只兔进城住。 ”在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普安县农村,这首新顺口溜流行起来,其背后,是一个“东兔西移”的新产业。   普安山高坡陡、山多地少,对口帮扶怎么扶?挂职干部进村,一次次调研,想对策、补短板。 调研发现,普安农村自然条件适合养兔,而宁波市镇海区有长毛兔技术、产业优势。 项目精准对接,251只“浙系长毛兔”搭专机来到普安,从养殖到加工、销售,打造一条全产业链。   蓝顶白墙、整齐划一,南湖街道的长毛兔养殖基地坐落在半山腰。 养兔子4个月,贫困户蒋加琴就挣到第一笔钱:“政府给了100只种兔起步,现在已经有300只小兔了!”她对今后生活充满信心:“兔子73天就能剪毛,一年剪5次,优质兔毛每公斤能卖180元,一年赚3万元没问题。

”  从试验到示范,再到全面推广,长毛兔产业在普安越来越“服水土”。

如今,全县建起39个养殖小区,带动农户765户,其中贫困户541户。

总投资10亿元的长毛兔产业园落地,项目建成将带动5000户农民增收。 长毛兔项目被列为全国20个产业合作经典案例之一。   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国黑木耳之乡”汪清县也迎来新项目。 宁波投入4952万元资金,扶持14个黑木耳项目。 鸡冠乡党委书记沈常阔长舒口气:“一个菌包厂,带动511户贫困户,脱贫有底气了!”  “你看,新建的吊袋木耳,菌包能吊起来培养,品质、产量大幅提升。 现在订单接不完,已经排到了明年。

”汪清县百益生物科技公司总经理王国光,竖起大拇指说:“对口帮扶不仅带来资金,更带来新技术、新理念,真是脱贫‘及时雨’!”  有的贫困山区条件差,好项目难落地,怎么办?宁波的办法是“飞地扶贫”:将扶贫项目投向发展前景好的地区,收益流进贫困户口袋。

  贵州省兴仁县有6个偏远深度贫困村,土地贫瘠。 慈溪市实施“飞地扶贫”,将250万元帮扶资金入股当地红心猕猴桃园区,每年按比例给深度贫困村的贫困户分红。 兴仁县扶贫办副主任黄国军算了一笔账:项目投产后,能吸纳35户贫困户就业,每户年增收3200元;每年项目分红万元,还能带动附近102户贫困户增收,每户每年可增加收入万元以上。

  “你有良田,我有市场”,新模式打通产业链  “扫一扫,认筹‘共享稻田’啦!”在宁波,不少市民喜欢上这个新时尚。   去年10月,吉林省和龙市光东村第一书记玄杰到宁波市鄞州区吆喝“共享稻田”计划,将村里的2500多亩稻田,划分成100平方米左右的地块,请城里人认领田里产出的大米。

短短三天半时间,250块稻田被认领一空,销售额达240万元。 一个月后,第二批1000亩“共享稻田”又被“抢空”,销路一下子打开了。   去年11月,宁波举行了2018中国(宁波)食品博览会。

会上最显眼的就是延边州、黔西南州的农特产品展销区,大米、人参制品、土红米、食用菌……今年将打造“民俗风情一条街”,把更多的农特产品、旅游资源等带到宁波。

“每周末都会来采购,普安土红米、安龙小黄牛肉、延边有机粉丝,都是我家餐桌上的家常菜!”宁波市民蒋建敏笑着说。   扶贫产业要有生命力,需做深做实产业链。 去年以来,宁波组织500多家企业赴两州投资考察,探索全产业链扶贫,推动“黔货出山”和“北粮南运”,黔西南州和延边州有16个县市在宁波开设农产品销售直营店。   产业合作除了农业,还涉及装备制造业、服装产业、种植业、智慧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多个领域:珲春经俄罗斯扎鲁比诺港至宁波舟山港航线开通,宁波将在黔西南州建设茶叶交易市场,预计年销售额达5000万元……新增产业合作项目43个,实际到位投资亿元,带动6916名贫困人口脱贫。   扶志扶智拔“穷根”,留下支“永不撤离”的帮扶队  对口帮扶,人才是关键,扶贫战线上的“宁波铁军”,有很多温暖故事。

  “你怎么回来了?快点回去!”看着从2000多公里外的贵州山区匆匆赶回的丈夫,江北区育才实验学校老师冯敏玲从病床上吃力地撑起身子,第一句话就让身边的人都湿了眼睛。

  丈夫陶碧峰在黔西南州册亨县医疗扶贫,冯敏玲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一个家的重担。 哪怕这次出了意外事故,她还是催促丈夫:“家里有我,不用担心!”  宁波市第十五中学办公室主任李骏到黔西南州贞丰县第一中学挂职,他深情地写道:“教育公平需要时间,但是孩子们没有时间,他们不能‘等’,为了他们的未来,我们这些帮扶教师正努力着。

”  一年来,宁波选派东西部扶贫协作挂职干部43名、专业技术人才443名。

他们全身心投入当地脱贫攻坚工作一线,走乡镇、下村寨、看农户,受到欢迎。

因为工作出色,宁波安龙帮扶工作组获得中国红十字会授予的“中国红十字奉献奖章”。

  扶贫扶智,对口协作帮扶不仅要形成产业,还要留下一支有真本事的队伍。

一年来,宁波选派支教、支医、支农等各类专技人才,激发当地内生动力。 目前,宁波87家医院、130所学校、116个乡镇街道、121个村与两州结对。

  扶贫路上,全社会参与成了最大的底气。 爱心捐款长年不断;每逢暑假,黔西南州的少年儿童都会来宁波看海;亿元物资和资金的爱心捐赠,90%以上来自民营企业。

去年夏天的延边州校企合作论坛暨宁波·延边劳务合作专场招聘会上,宁波企业争相送出大礼包:宁波思玛特人力资源公司负责人投资百万元,帮助学校培养定向输送技术人员。

值得一提的是,杉杉集团投资20亿元在延边州建立新能源汽车制造项目,达产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48亿元。

  黔西南州委书记刘文新这样评价:“宁波的帮扶资金投入前所未有,干部人才选派力度前所未有,帮扶队工作推进成效前所未有。

”。

上一篇:扶贫资金使用莫因噎废食

下一篇:扶贫超市让“山货”变“尖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