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爱非爱,似偷非偷的感情生活

我结婚近十年了,婚姻的平淡令激情早已不在。

尽管已是而立之年,但我依然向往那种让人心动的爱情。

那年夏天,我参加了一个创作会,意外地遇到了那位慕名已久的作家。 其实他的正式身份是这个系统的高层领导。 会上,他从作品的创作,到文化的发展趋势作了全面而深刻的讲话。 看着举止儒雅,谈吐不俗的他,说到精彩处眼睛会发出一种光芒,并自如地环视会场,我被深深吸引。 会后,在餐桌上我与那目光交汇了,心里微微一动,感觉脸颊有点发热。 这次会议之后,他的神态和意味深长的目光,总是在我眼前晃动,挥之不去。

一次,我去厅里办事。

我知道心里有种期待,并想象着那个盼望已久的场景。 当我抬头时,竟然真的碰到了那个目光,他微笑着:小成你好,来办事啊?我应了一声,脸上却泛起微微红润。 他邀我去办公室坐坐,在这宽大气派的办公室里,气宇轩昂的他有种大家风范,我不由心生敬意。 他的目光温和却具有穿透力,使一向自信的我失去了往日的从容。

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主动要他的手机号,往常都是别人主动给我留的。 几个月后,我的同学从青岛赶来,请我帮忙联系一项业务。

联系过几个朋友都没帮上忙,我试着拨通了他的手机,他详细问了情况。

第二天,他回过电话说事情办好了,让我去办手续。 我想请他吃个饭,以表谢意。

电话接通后,他推辞着,我不知是不是该坚持。

这时,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说到,明天我要出差,大概十多天才能回来,也就今天晚上还有时间。

我说那就今晚吧。

我们在一家优雅而安静的西餐厅见面了。 与他相对而坐,望着气度不凡的他,听着那磁性的声音,感知着他的生活味道,我的眼神有点特别了。

他迎着我的目光,自然地伸出手等待着。 我矜持着没动。

他不失风度地顺势将手抬起自己看着,还问我会不会看手相?几天之后,我接到他的电话,他出差刚刚回来。

那天我正在郊区开会,他说明天开车过来请我吃饭。 第二天,他开着宝马如期而至。 我一上车,他就解释说突然有事,需要他处理一下。 他的面色不好,我有些担心,问事情是不是挺严重的。

他目视着前方,回答乱乱的。

突然间我很失望,我感觉真实的原因并不是他解释的那样,而是他改变了主意。 我非常喜欢他开车的动作,我知道自己动心了。

送我到家,望着他绝尘而去,心里有些落寞。

由于工作出色,我被单位奖励去国外考察采访。 在国外我把手机关了。 回国的那天,我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就是他的。

他约我喝茶。

在那个优雅的单间里,他的目光闪动,解释着那天突然离去的棘手事情。

他握住我的手,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吻就温柔地包围了我。 想挣脱,但他有种无法抗拒的力量。

慢慢地,我陶醉在他那既温情又激情的热吻之中。 他的工作很忙,但总会抽出时间打个电话,声音很缠绵,他常常说些让我动情的话。 我被他感动着,越发的温柔,甜润。

他几次在电话里说到动情处,就会问:我想要你,你给我吗?渐渐地,他的电话成了我的精神鸦片,我非常地想他,想见他。

但让我为难的是,一见面他总是想要,而我却只想与他有精神上的交流,不希望我们的感情落入俗套。

那次又接到他的电话,他的朋友送来上等好茶,请我去家里品茶。 他早已在门口等我。

刚进门,他便拥我入怀,在他的激情拥抱和亲吻下,我浑身无力。

他抱起我放到床上,吻遍了我的全身,甚至包括脚。 我被他感动了,要知道丈夫也没有吻过我的脚啊!我投降了,顺从了他,享受着他。

那段日子,我们如胶似漆。

上一篇:买卖应同罪!人大代表建议加大打击收买被拐儿童行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