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采桑子》全诗赏析

平生为爱西湖好来拥朱轮富贵浮云俯仰流年二十春归来恰似辽东鹤城郭人民触目皆新谁识当年旧主人作品赏析【注释】:此词以清新质朴、自然流畅的化语言和清疏隽朗的风格,抒写了词人二十年前知颍州及归颍州而引发的人生感慨。

词的开头两句,就是追述往年知颍州的这段经历。

古代太守乘朱轮车,“拥朱轮”即指担任知州的职务。 这里特意将知颍州和“爱西湖”联系起来,是为了突出自己对西湖的爱早有渊源,故老而弥笃;也是为了表现自己淡泊名利、寄情山水的夙志。

“富贵浮云,俯仰流年二十春”,突然从过去“来拥朱轮”一下子拉回到眼前。 这二十来年中,他从被贬谪外郡到重新起用、历任要职(担任过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等高级军政、行政职务),到再度受黜,最后退居颍州,不但个人在政治上屡经升沉,而且整个政局也有很大变化,因此他不免深感功名富贵正如浮云变幻,既难长久,也不必看重了。 “富贵浮云”用“富贵于我如浮云”之语,这里兼含变幻不常与视同身外之物两层意思。

从“来拥朱轮”到“俯仰流年二十春”,时间跨度很大,中间种种,都只用“富贵浮云”一语带过,许多难以明言也难以尽言之意尽在其中了。

“归来恰似辽东鹤。

”过片点明视富贵如浮云以后的“归来”,与上片起首“来拥朱轮”恰成对照。

“辽东鹤”用丁令威化鹤归来的传说,事见《搜神后记》。

“城郭人民,触目皆新,谁识当年旧主人?”这三句紧承上句,一气直下,尽情抒发世事沧桑之感。 这里活用典故,改成“城郭人民,触目皆新”与贬外郡二十余年后再至长安时“不改南山色,其余事事新”用意相同,以突出世情变化,从而逼出末句“谁识当年旧主人”。

自己,是把颍州当作第二故乡的。

但人事多变,包括退居颍州后“谁识当年旧主人”的情景,又不免使他产生一种怅惘与悲凉之感。 这首词的内容,不过是抒写词人二十年前知颍及归颍而引起的感慨,但在晚唐五代以来的文人词中,却几乎是绝响。 因为欧阳修的这首词,可以说是完全诗化了。

上一篇:“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全文出处及翻译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