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声甘州·寄参寥子》苏轼词翻译赏析:有情风万里卷潮来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 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 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西畔,正春山好处,空翠烟霏。 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 约它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

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苏轼词作鉴赏此词作于元佑六年(1091)苏轼由杭州太守被召为翰林学士承旨时,是作者离杭时送给参寥的。 参寥是僧道潜的字,以精深的道义和清新的文笔为苏轼所推崇,与苏轼过从甚密,结为莫逆之交。

苏轼贬谪黄州时,参寥不远两千里赶去,追随他数年。 这首赠给参寥的词,表现了二人深厚的友情,同时也抒写出世的玄想,表现出巨大的人生空漠之感。 整首词达观中充满豪气,向往出世却又执著于友情,读来毫无颓唐、消极之感,但觉气势恢宏,荡气回肠。 词的上片起势不凡,以钱塘江喻人世的聚散离合,充分表现了词人的豪情。 首二句表面上是写钱塘江潮水一涨一落,但一说有情,一说无情,此无情,不是指自然之风本乃无情之物,而是指已被人格化的有情之风,却绝情地送潮归去,毫不依恋。 所以,有情卷潮来和无情送潮归,并列之中却以后者为主,这就突出了此词抒写离情的特定场景,而不是一般的咏潮之作,如他的《南歌子。

八月十八日观潮》词、《八月十五日看潮五绝》诗,着重渲染潮声和潮势,并不含有别种寓意。

下面三句实为一个领字句,以问字领起。 西兴,钱塘江南,今杭州市对岸,萧山县治之西。 几度斜晖,即多少次看到残阳落照中的钱塘潮呵!这里指与参寥多次同观潮景,颇堪纪念。

斜晖,一则承上潮归,因落潮一般傍晚时分,二则此景我国古代中往往是与离情结合一起的特殊意象。 此句以发问的形式,写出天上阳光的无情。 地下潮水无情而归,天上夕阳无情而下,这是以天地和自然万物的无情,衬托人之有情。

不用以下四句,意谓面对社会人生的无情,不必替古人伤心,也不必为现实忧虑,必须超凡脱俗,白首忘机,泯灭机心,无意功名,达到达观超旷、淡泊宁静的心境。

这几句,带有作者深沉的人生感喟和强烈的哲理色彩,读来令人感慨。 从上片写钱塘江景,到下片写西湖湖景,南江北湖,都是记述他与参寥杭的游赏活动。 春山,一些较早的版本作暮山,或许别有所据,但从词境来看,不如春山为佳。

前面写钱塘江时已用斜晖,此处再用暮山,不免有犯重之嫌:空翠烟霏正是春山风光,暮山,则要用暝色暗淡、暮霭沉沉之类的描写;此词作于元佑六年三月,恰为春季,特别叮咛记取当时春景,留作别后的追思,于情理亦较吻合。 算诗人两句,先写与参寥的相知之深。 参寥诗名甚着,苏轼称赞他清绝,可与林逋比肩。 他的《子瞻席上令歌舞者求诗,戏以此赠》云底事东山窈窕娘,不将幽梦嘱襄王。

禅心已作沾泥絮,肯逐春风上下狂,妙趣横生,传诵一时。 他与苏轼肝胆相照,友谊甚笃。

早苏轼任徐州知州时,他专程从余杭前去拜访;苏轼被贬黄州时,他不远二千里,至黄与苏轼游从;此次苏轼守杭,他又到杭州卜居智果精舍;甚至以后苏轼南迁岭海时,他还打算往访,苏轼去信力加劝阻才罢。 这就难怪苏轼算来算去,像自己和参寥那样亲密无间、荣辱不渝的至友,世上是不多见的了。 如此志趣相投,正是归隐佳侣,转接下文。

结尾几句表现了词人超然物外、归隐山水的志趣,进一步抒写二人的友情。

据《晋书。

谢安传》载,谢安东山再起后,时时不忘归隐,但终究还是病逝于西州门。 羊昙素为谢所重,谢死后,一次醉中无意走过西州门,觉而大哭而去。 词人借这一典故安慰友人:自己一定不会象谢安一样雅志相违,使老友恸哭于西州门下。 此词以平实的语言,抒写深厚的情意,气势雄放,意境浑然。

郑文焯《手披东坡乐府》说,此词云锦成章,天衣无缝,从至情中流出,不假熨贴之工,这一评语正道出了本词的特色。

词人那超旷的心态,那交织着人生矛盾的悲慨和发扬蹈厉的豪情,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撼和深刻的启迪。

上一篇:我要做一个追风的男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