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3章 有些门道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面对秦朗如此彪悍的话,白莲山已经被彻底的震惊了,之前白莲山还认为自己跟秦朗相差无几,但是现在白莲山才意识到它和秦朗之间,相差的不止是一点点修为和实力,还有很多很多!别的不说,单单是面对强者的这一股不屈的气势,这就是白莲山拍马都赶不上的。

白莲山面对原主人的时候,只有屈服、再屈服,或者就是服从和恐惧,根本不敢跟原主人叫板,更加不敢与之对抗了,甚至连对抗的念头都不敢有。

但是,秦朗却站在这里与之对抗,而且还用言语挑衅对方。

另外,白莲山也知道秦朗挑衅对方,不止是为了逞口舌之快,而是应该有挑衅对方的实力。 否则的话,那就纯粹只是送死而已。 “不战就滚蛋?好!很好!想不到,竟然会有低等生物对我詹净天说出这样狂妄的话!如果不将你处死,我詹净天的威严何在!”白莲山的这位原主人显然是动了真怒,而且对方自报名号,摆明是要干掉秦朗,恢复自身的威严。 “詹净天?”秦朗喃喃道,“不错的名字。

不过,你想要处死我的话,还是需要实力才行。

所以,要站的话,就尽管动手!”面对咄咄逼人的詹净天,秦朗没有丝毫退避,因为他知道如果连对方的意志都无法击败的话,那么对方的真身如果降临,那么秦朗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生存可能了。 迎难而上,战胜对方的意志,秦朗日后才有机会战胜对方的真身本体!“如你所愿!”詹净天果然不再废话了,直接向秦朗出手。 正如詹净天口口声声说的“低等生物”,而作为“高等生物”的它,的确是有与众不同之处,虽然这家伙只是一股意志凝聚而成的, 但是它用意志凝聚而成的肉身,竟然比永恒物质的防御还要强横!白莲山感应到这一点的时候,只能立即感叹秦朗以前的话是多么有道理——永恒物质的防御,果然不是绝对!“斩!”詹净天运掌如刀,向着秦朗劈了过来,尽管只是简单的一记掌刀,但是詹净天施展出来的时候,却已经道破了掌刀运转的极限,看似没有变化,却又蕴藏了无穷的变化,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甚至,这厮的攻击好像打破了秦朗的认知,打破了某种限制,达到了另外一种秦朗无法描述的境界。 轰隆!~秦朗因为无法看破对方的攻击、变化,所以干脆采取全面防御的姿态,双手以螳螂刀拳的姿态,架住了詹净天的这一记掌刀。

不得不说,同为掌刀,秦朗的螳螂刀拳已经达到了掌刀变化的极致,自从他领悟到以武通神的境界之后,掌刀已经磨砺得炉火纯青的巅峰状态。

但是,詹净天随意的一记掌刀,却已经打破了极限,分明已经超越了秦朗对掌刀的领悟。

正因为如此,秦朗才不得不采取全面防御的姿态。 一击之下,秦朗的身体剧烈晃动,与此同时就算是他脚下的白莲山和虚空异种的圣山都随之晃动起来。 但秦朗虽然处于防御姿态,虽然处于下风,却没有溃败的迹象,秦朗的混元一体状态使得他没有所谓的弱点,除非将他全面击败,否则他不可能给对方可乘之机。

“看你能够防御到什么时候!”詹净天冷笑一声,掌刀化为拳头,再度向秦朗攻击过来。

同样也是看起来平淡无奇的一拳,但是却包容万象,甚至超越了拳法所能够达到的极致。 詹净天这一拳,再度打破了拳法的极致,这使得它释放出来的攻击威力,比秦朗想象的更大!作为修士,其释放出来的攻击力量,取决于自身的修为境界和其功法、招式的精义;毫无疑问,招式越精、功法越强,释放出来的力量自然越强。

但是,任何招式、功法无论有多强,也应该有一个限度,或者是一个极限值。 作为纪元霸主,通常都已经将功法或者招式磨砺到了极致,所以纪元霸主之间的战斗胜负,主要是取决于修为境界的深浅,招式和功法上的差距并不明显。 但,詹净天这厮却打破了招式和功法的极限值,达到了秦朗都无法堪破的一个新高度,以至于秦朗施展的任何招式、功法,都可能被其克制!为此,秦朗只能处于下风,也只能处于防御的姿态!“果然有些门道!”秦朗禁不住感叹了一下,难怪白莲山这家伙对詹净天如此恐惧,这家伙的确是有些门道,这一股意志强大得可怕不说,而且意志凝聚成分身之后,竟然可以打破招式、功法的限制,以此克制对手,这的确是令秦朗无法想象。 “都跟你说了,你只是一个低等生物,我们的眼界相差太大,纵然你站在低等生物的顶端了,但也只是低等生物而已!如果你投靠我,还可以免去被‘收割者’收割的命运,可惜你不识好歹,竟然选择了触怒我,所以我就勉为其难,当一次临时的收割者——收割你的所有!”詹净天得意地笑了笑,一只手忽地化为一道镰刀,向着秦朗斩了过来,就如同农夫在收割成熟的麦田一样。 收割!秦朗感觉到了一种成熟的作物或者牲畜即将被收割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的诡异,这就好像明明知道自己即将被收割,即将陨灭,但是却好像有一种命运的吸引力在其中,似乎秦朗觉得自己的性命就是要被对方收割。 虽然感觉如此,但秦朗怎么可能会被奇怪的感觉左右,而且纵然是命运使然,秦朗也要打破自身的宿命,所以这个时候一道黑色的镰刀从秦朗额头上喷出,一下子挡住了詹净天的“镰刀手”。 “咦!收割者的黑镰!”詹净天没想到秦朗的身上竟然会有一道黑镰,虽然这一道黑镰并未完全修炼成功,但毕竟也是收割者特有的利器,只是不知道秦朗这家伙如何会有这样一把镰刀。

上一篇:处理带人打人的扬州法官刘念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