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长霞先进事迹报告会演讲稿——俺老百姓心中的好局长

  我叫冯长庚,是河南省登封市告成镇的一个普通农民。

尽管我身有残疾,走路吃力,但我宁愿跑断双腿,磨破嘴皮,也要让人们知道任长霞局长是怎样为俺老百姓办好事的。

  我是河南打黑第一案,登封王松案件几百名受害群众中的一个。 提起王松,登封无人不知,他做生意挣了些钱后就到处打通关节,养了几十名打手,私自购买、手铐,称霸一方,横行乡里。 附近群众,深受其害,但都敢怒不敢言。 2000年,就因为我们几个人去河边洗脚乘凉,硬被王松说成是偷鱼的。

他们用匕首把我的手臂穿了个通透,手腕被打断,肋骨被跺断了五根,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身上那件汗衫被打得稀烂稀烂,血肉模糊。 不光这样,王松还让另一个受害群众给我传话:听说冯长庚想告状,是不是还嫌没挨够?如果还想挨打,我就派几个人守在他家门口,出门就打,让他孩子老婆出不了门。 听到这些话,我两条腿发抖,全家人都吓得半死。 说真的我真是给他打怕了,哪还敢去告状啊。   2001年4月,我听说登封市公安局来了位女局长,叫任长霞,据说她在郑州市公安局担任过打黑行动队副队长,先后打掉了好几个黑恶社会团伙,很有点刚正不阿、执法如山的气魄。 这时我就有心去找任局长揭发王松,但毕竟没见过面,不知道这位女局长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可对王松我是领教够了,万一到任局长那里告状不赢,我就更惨了。 但是,不去告又确实咽不下这口恶气,王松这伙人实在太狂,太坏了。

想来想去,我拿不定注意。 后来,我找到另一个受害人王中央,商量了几次,才决定让他一个人先见见任局长,探探虚实,我在家等着。 意思就是,如果任局长态度不明朗,那就什么也不说,免得有什么把柄落到别人手里。

王中央去了以后,任局长看出了我们这些受害人的心思。 她笑了笑说,如果没什么说就算了,以后想起来什么可以再说。 后来和任局长熟悉了以后,她告诉我,说来之前对王松一伙的犯罪事实就已有所了解。 来了之后,群众的一次次血泪的控诉,使她坚定了除掉这个犯罪团伙的决心。   没几天,我就听说王松被抓起来了。

这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没想到这么快。

到这时候,我才知道了这位女局长真的不简单。

我终于盼到倒苦水的时候了。 我就拖着病歪歪的身子,到公安局找任局长。 走进局长办公室,我的心嘭嘭直跳,担心会碰钉子。

但是任局长很亲切,一点架子也没有,也没有官腔,更没有瞧不起我这个乡下农民,像一家人一样随和。 在我说的过程中,她听得很认真,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同时还在为我几年间受到的伤害伤心落泪。

听完我的诉说,她用力地握着我的手说:老冯啊,请你放心,我们已经抓住了王松,一定会彻底铲除这个犯罪团伙,再不会让他们祸害百姓。

回去后,你要告诉乡亲们,王松不可怕,他们的恶势力团伙更不可怕,不论他们多猖狂,只要触犯法律,就一定要受到严惩。

她还叮嘱我要让乡亲们大胆揭发王松团伙的犯罪事实,让我们相信政府、相信公安机关,团结一致向恶势力作斗争。 她还怕我不放心,一再说,不要担心王松今天被抓,明天可能就会放,党和政府打击黑势力的决心永远不会改变。 她鼓励我们要敢于和恶人做斗争,敢于和坏人做斗争,要在全社会树立正气。 说实在的,我一个乡下农民从没有和一个政府官员面对面讲过话,更没有听过这么多解气解恨的话,几年来,压在心里的怒气一扫而空。 我当时真是一腔热血直往头上涌,兴奋得恨不能立刻跑回去告诉大家,把这份激动劲和村里人分享。   回村之后,我饭也没顾上吃就向全村的老少爷儿们讲述了和任局长交谈的情况。 当时在场的好多人都还不相信,弄清情况后,一下子都兴奋起来了。

有70多名受害人要求我带他们一块去找任局长。 当时,我的心中也犯嘀咕: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合适吗?人家毕竟是局长,咱老百姓说话不知深浅,万一话说得不得劲儿咋办?再说,我与她也只不过见过一次面,人家当局长,热情接待我,可能是出于礼貌,我也不能拿着鸡毛就当令箭啊。 但是,大家的情绪已经调动起来了,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去。

  见来了这么多人,任局长就把我们安排到会议室,逐个地听大家反映情况,一边听,一边记,一边不时地询问着。

她依旧是那么热情,那么认真。

我心上的一块石头到这时候才算落了地,为我们这些老百姓找到了伸张正义的公安局长而感到高兴。

  听完我们70多个人的血泪控诉,天已经晌午了。

本想请任局长一块出去吃顿饭,她却安排公安局的食堂为我们大家准备了午饭。

这怎么行呢?任局长这样不辞辛苦为我们伸张正义,还要让我们这么多人吃饱再走,这哪儿成。

大家坚持要走,可任局长却说:你们来反映情况就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们就是一家人,你们不吃饭,就把我当外人了。

  过了几天,又是我们这些人再次向任局长反映情况,任局长发现七十多岁的王中央说话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任局长就问是怎么回事,王中央说他有气管炎。 没想到就这么平常的一句话竟让任局长记在心里了。

临走时,我们刚到大门口,一位民警手里提着一大袋药,一路小跑赶了出来,说是任局长特意送给王中央的,并一再嘱托药怎么用。 从那位民警手中接过药袋子,我们那么多人都愣在了那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感谢话了。

非亲非故的,任局长啊,我们只是给您添麻烦的普通百姓,您却给我们送药、送方,关照得这样周到。 在以后的日子里,任局长还经常打电话到我家,不是问我的身体情况,就是问家里有没有什么困难,连每个受害人的日常生活她都要过问。 再不然就是问问村里有没有什么歪风邪气,社会治安情况怎么样等等,大小事她都关心。   2001年夏天,麦子熟了,任局长把电话打到我家里说:老冯啊,麦子熟了,你和其他受害人联系一下,趁个星期天我组织民警给你们割麦去。 我手里拿着电话,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只听着她从电话那头催问怎么回事?咋不说话?我不是不说话,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啊!我只有编了谎话说麦子今年成熟的早,都已收完了。

任局长遗憾地叹了口气说:是我工作落后了,以后有事要先给我打招呼说一声。 我连忙说:中,中,以后一定。

说良心话,这是我活了大半辈子说得最满意的一句谎线日,早上,一位朋友打电话说任局长头天晚上发生意外不幸而去了。

我顿时感到天旋地转,我对着电话破口大骂:你混蛋!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但我心里却一下冰凉,知道没人会开这样的玩笑。 我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任局长啊,你没喝过俺一口水,没吃过俺一口馍,就这样走了,你不该呀……我立刻往登封赶,心想也许还能赶上见她最后一面,也好去送送她。

等我赶到登封时,大街上已被送行的人堵得水泄不通。

我恨我自己,真想拿头往墙上撞,对这样一位好局长,在为她最后的送行中我却来迟了。

  任局长走了,我还在;她牺牲了,我还活着。

我要讲,我要说,要让全郑州、全河南、全国的人民都知道,我们登封有一位好局长,一个大好人,她叫任长霞。

上一篇:儿童床品 家纺【大全 排行 推荐 评论 促销】 真切地感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