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杜甫《石壕吏》全诗赏析

  《石壕吏》  年代:唐作者: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   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

  听妇前致词,三男邺城戍。

  一男附书至,二男新战死。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室中更无人,惟有乳下孙。   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

  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   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

  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   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

  作品赏析  【注释】:  唐肃宗乾元二年(759)春,郭子仪等九节度使六十万大军包围安庆绪于邺城,由于指挥不统一,被史思明援兵打得全军溃败。

唐王朝为补充兵力,便在洛阳以西至潼关一带,强行抓人当兵,人民苦不堪言。

这时,杜甫正由洛阳经过潼关,赶回华州任所。 途中就其所见所闻,写成了《三吏》、《三别》。 《石壕吏》是《三吏》中的一篇。

全的主题是通过对有吏夜捉人的形象描绘,揭露官吏的横暴,反映人民的苦难。

  前四句可看作第一段。 首句暮投石壕村,单刀直入,直叙其事。

暮字、投字、村字都需玩味,不宜轻易放过。

在封建社会里,由于社会秩序混乱和旅途荒凉等原因,旅客们都未晚先投宿,更何况在兵祸连接的时代!而杜甫,却于暮色苍茫之时才匆匆忙忙地投奔到一个小村庄里借宿,这种异乎寻常的情景就富于暗示性。

可以设想,他或者是压根儿不敢走大路;或者是附近的城镇已荡然一空,无处歇脚;或者……总之,寥寥五字,不仅点明了投宿的时间和地点,而且和盘托出了兵荒马乱、鸡犬不宁、一切脱出常轨的景象,为悲剧的演出提供了典型环境。

浦起龙指出这首诗起有猛虎攫人之势(《读杜心解》),这不仅是就有吏夜捉人说的,而且是就头一句的环境烘托说的。

有吏夜捉人一句,是全篇的提纲,以下情节,都从这里生发出来。 不说征兵、点兵、招兵而说捉人,已于如实描绘之中寓揭露、批判之意。 再加上一个夜字,含意更丰富。 第一、表明官府捉人之事时常发生,人民白天躲藏或者反抗,无法捉到;第二、表明县吏捉人的手段狠毒,于人民已经入睡的黑夜,来个突然袭击。

同时,诗人是暮投石壕村的,从暮到夜,已过了几个小时,这时当然已经睡下了;所以下面的事件发展,他没有参与其间,而是隔门听出来的。 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两句,表现了人民长期以来深受抓丁之苦,昼夜不安;即使到了深夜,仍然寝不安席,一听到门外有了响动,就知道县吏又来捉人,老翁立刻逾墙逃走,由老妇开门周旋。

  从吏呼一何怒至犹得备晨炊这十六句,可看作第二段。

史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两句,极其概括、极其形象地写出了吏与妇的尖锐矛盾。 一呼、一啼,一怒、一苦,形成了强烈的对照;两个状语一何,加重了感情色彩,有力地渲染出县吏如狼似虎,叫嚣隳突的横蛮气势,并为老妇以下的诉说制造出悲愤的气氛。 矛盾的两方面,具有主与从、因与果的关系。

妇啼一何苦,是吏呼一何怒逼出来的。 下面,诗人不再写吏呼,全力写妇啼,而吏呼自见。

听妇前致词上启下。

那听是诗人在听,那致词是老妇苦啼着回答县吏的怒呼。

写致词内容的十三句诗,多次换韵,明显地表现出多次转折,暗示了县吏的多次怒呼、逼问。

读这十三句诗的时候,千万别以为这是老妇一口气说下去的,而县吏则在那里洗耳恭听。 实际上,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不仅发生在事件的开头,而且持续到事件的结尾。

从三男邺城戍到死者长已矣,是第一次转折。

可以想见,这是针对县吏的第一次逼问诉苦的。

在这以前,诗人已用有吏夜捉人一句写出了县吏的猛虎攫人之势。

等到老妇出门看,便扑了进来,贼眼四处搜索,却找不到一个男人,扑了个空。 于是怒吼道:你家的男人都到哪儿去了?快交出来!老妇泣诉说:三个儿子都当兵守邺城去了。

一个儿子刚刚捎来一封信,信中说,另外两个儿子已经牺牲了!……泣诉的时候,也许县吏不相信,还拿出信来交县吏看。 总之,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处境是够使人同情的,她很希望以此博得县吏的同情,高抬贵手。

不料县吏又大发雷霆:难道你家里再没有别人了?快交出来!她只得针对这一点诉苦:室中更无人,惟有乳下孙。

这两句,也许不是一口气说下去的,因为更无人与下面的回答发生了明显的矛盾。

合理的解释是:老妇先说了一句:家里再没人了!而在这当儿,被儿媳妇抱在怀里躲到什么地方的小孙儿,受了怒吼声的惊吓,哭了起来,掩口也不顶用。 于是县吏抓到了把柄,威逼道:你竟敢撒谎!不是有个孩子哭吗?老妇不得已,这才说:只有个孙子啊!还吃奶呢,小得很!吃谁的奶?总有个母亲吧!还不把她交出来!老妇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只得硬着头皮解释:孙儿是有个母亲,她的丈夫在邺城战死了,因为要奶孩子,没有改嫁。

可怜她衣服破破烂烂,怎么见人呀!还是行行好吧!(有孙母未去,出入无完裙两句,有的本子作孙母未便出,见吏无完裙,可见县吏是要她出来的。

)但县吏仍不肯罢手。

老妇生怕守寡的儿媳被抓,饿死孙子,只好挺身而出: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

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

老妇的致词,到此结束,表明县吏勉强同意,不再怒吼了。   最后一段虽然只有四句,却照应开头,涉及所有人物,写出了事件的结局和作者的感受。 夜久语声绝,如闻泣幽咽。 表明老妇已被抓走,儿媳妇低声哭泣。 夜久二字,反映了老妇一再哭诉、县吏百般威逼的漫长过程。 如闻二字,一方面表现了儿媳妇因丈夫战死、婆婆被捉而泣不成声,另一方面也显示出诗人以关切的心情倾耳细听,通夜未能入睡。 天明登前途,独与老翁别两句,收尽全篇,于叙事中含无限深情。

试想昨日傍晚投宿之时,老翁、老妇双双迎接,而时隔一夜,老妇被捉走,儿媳妇泣不成声,只能与逃走归来的老翁作别了。

老翁是何心情?诗人作何感想?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余地。

  仇兆鳌在《杜少陵集详注》里说:古者有兄弟始遣一人从军。 今驱尽壮丁,及于老弱。 诗云:三男戍,二男死,孙方乳,媳无裙,翁逾墙,妇夜往。

一家之中,父子、兄弟、祖孙、姑媳惨酷至此,民不聊生极矣!当时唐祚,亦岌岌乎危哉!就是说,民为邦本,把人民整成这个样子,统治者的宝座也就岌岌可危了。

诗人杜甫面对这一切,没有美化现实,却如实地揭露了政治黑暗,发出了有吏夜捉人的呼喊,这是值得高度评价的。   在艺术表现上,这首诗最突出的一点则是精炼。

陆时雍称赞道:其事何长!其言何简!就是指这一点说的。

全篇句句叙事,无抒情语,亦无议论语;但实际上,作者却巧妙地通过叙事抒了情,发了议论,爱憎十分强烈,倾向性十分鲜明。 寓褒贬于叙事,既节省了很多笔墨,又毫无概念化的感觉。 诗还运用了藏问于答的表现手法。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概括了矛盾双方之后,便集中写妇,不复写吏,而吏的蛮悍、横暴,却于老妇致词的转折和事件的结局中暗示出来。 诗人又十分善于剪裁,叙事中藏有不尽之意。 一开头,只用一句写投宿,立刻转入有吏夜捉人的主题。 又如只写了老翁逾墙走,未写他何时归来;只写了如闻泣幽咽,未写泣者是谁;只写老妇请从吏夜归,未写她是否被带走;却用照应开头、结束全篇既叙事又抒情的独与老翁别一句告诉读者:老翁已经归家,老妇已被捉走;那么,那位吞声饮泣、不敢放声痛哭的,自然是给孩子喂奶的年轻寡妇了。 正由于诗人笔墨简洁、洗炼,全诗一百二十个字,在惊人的广度与深度上反映了生活中的矛盾与冲突,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霍松林)。

上一篇:庄子养生:精神的自由,齐物的境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