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卫息风饮治疗气象皮肤过敏症

气象皮肤过敏症是指人体对气象环境变化不适应而出现的皮肤损害,诸如辐射、气压、温度、湿度、风向、风力、能见度、降水量、日照、太阳黑子、宇宙射线、量体运动等对皮肤损害而表现出的皮肤症状,如瘙痒、丘疹、皲裂、脱屑、色素脱失等。 目前,由于自然环境的变化及人们衣食住行生活方式的改变,气象皮肤过敏患者门诊就诊人数日趋上升,笔者就门诊及住院病历统计发现:春季过敏性皮炎、夏季痤疮、秋季湿疹、冬季皲裂的发病与二十四节气变化密切相关,自拟调卫息风饮治疗气象皮肤过敏症,取得了满意的临床疗效。

方药组成及用法:荆芥10克,10克,18克,10克,10克,炙10克,生姜10克,5枚,10克,10克,10克,胡麻仁15克,浮萍9克,乌梢蛇10克。

每日1剂,头遍文火煎10分钟,二遍文火煎20分钟,两遍取药汁300~400毫升,饭后一次温服,食粥覆被取微汗。

功效:调卫和营,息风止痒。 方解:全方以汤调卫和营,荆芥、解表祛风,胡麻仁润燥祛风,浮萍透表祛风,乌梢蛇止痒搜风。

病案举例案1瘾疹(荨麻疹)刘某,女,28岁,2006年3月22日初诊。

患者于3年前春夏之季因汗出吹风后,全身出现泛发性境界清楚的白色风团,瘙痒剧烈,经抗过敏等治疗后瘙痒及风团消失。 然日后每遇风吹、日晒、寒冷等气象环境变化刺激则风团、瘙痒症状复发,因苦于口服“息斯敏”、外涂“皮炎平软膏”,仅能维持暂时疗效,转诊中医。

症见:全身散发性大小不等、形态不一白色风团,境界清楚,周身见明显抓痕,瘙痒剧烈,每因过热或过凉则症状加剧。

察其舌质红,苔薄白,脉浮数,皮肤划痕症(+)。

诊为气象过敏症之瘾疹,证属营卫不和,风热犯肤,治以调和营卫,息风止痒,方用调卫息风饮,2剂,水煎服。 头遍文火煎10分钟,二遍文火煎20分钟,两遍取药汁300~400毫升,饭后一次温服,食粥覆被取微汗。 3月24日二诊:患者服药2剂后,瘙痒症状已除,风团消退,自觉夜间皮肤出汗后有刺痒感,舌质红,少津,脉沉细,皮肤划痕症(+),此乃风邪未尽,营血不足,仍予调卫和营,养血息风,原方加12克。 5剂,煎服法如前。 3月29日三诊:患者服药后,风团瘙痒症状未见复发,夜间皮肤出汗后刺痒感消失,皮肤划痕症(-),舌质淡红,舌苔薄白,脉象和缓有力。

为巩固疗效,原方稍作化裁服10剂,随访至今已有5年,未见复发。

按:瘾疹(荨麻疹)是由于皮肤血管扩张及通透性增加而引起的一种局限性水肿反应,皮肤出现苍白色或淡红色的风团,具有瘙痒性的过敏性皮肤病,与气象环境变化发病密切。 中医认为本病病机以风邪为主,兼夹寒热为患,《诸病源候论》曰:“邪气客于皮肤,复逢风寒相折,则起风瘙瘾疹。

”临床上有急性和慢性之分,风团从米粒到手掌大小不等,常突然发生,急性者发作一次或数次后经数天或2周左右而愈。 慢性者常反复发作,可达数月数年,治愈棘手,一般抗组胺药根治欠佳,笔者自拟调卫息风饮调营和卫,息风止痒,可标本兼治。 10年来笔者用该方治疗慢性荨麻疹300余例,疗效确切。

案2风瘙痒(皮肤瘙痒症)李某,男,55岁,2008年2月18日初诊,患者周身皮肤瘙痒5年之久,每因风吹或日晒出汗后,即出现全身皮肤阵发性瘙痒,开始用抗过敏西药有一定的疗效,后因抗过敏药物及皮质类固醇软膏外涂无效,经病友介绍转诊中医。 症见:全身散发性抓痕、血痂,阵发性瘙痒,风吹、日晒、出汗后加剧,伴见心悸、失眠、烦躁。

舌质红,苔薄黄,脉浮数。

辨为风热客肤,治以调营清热,息风止痒,方用调卫息风饮加蒺藜10克,20克。 2剂,水煎服。

头遍文火煎10分钟,二遍文火煎20分钟,两遍取药汁300~400毫升,饭后一次温服,食粥覆被取微汗。 2月20日二诊:患者服药2剂后,全身瘙痒,怕风,心悸,汗多,失眠,烦躁症状减轻。

辨为营卫渐和,风邪趋散。 效不更方,仍处以上方5剂,水煎服。

2月25日三诊:患者除怕风、心悸症状外,诸症消失。 为巩固疗效,以调卫息风饮研细制为散剂,每日早晚2次,每次15克,用温开水冲服,随访未见复发。 按:中医风瘙痒相当于西医皮肤瘙痒证,是指临床无原发性皮肤损害而出现的以皮肤瘙痒为主要表现的皮肤病,多见于中年人与老年人,冬春之季因风吹、寒冷刺激等气象环境变化或衣物摩擦、情绪激动、饮酒、进食辛辣刺激食物等可诱发或加重。

根据皮肤瘙痒的范围及部位不同,分为全身性皮肤瘙痒症与局限性瘙痒症。

《千金要方》对风瘙痒的病因病机概括为:“痒症不一,血虚皮肤燥痒干……妇人血虚,或通身痒,或面痒,如虫行皮中。 ”笔者认为,营卫不和是风瘙痒的根本病因,营血不足则卫气不固而无力外护,是导致气象过敏的客观因素。 治疗当以调卫息风饮调营和卫治本,息风止痒治标,营卫和则瘙痒止。 近年来笔者用该方治疗风瘙痒患者400余例,疗效确切。

案3湿疮(湿疹)张某,男,38岁,2011年3月16日初诊,患者于去年秋季冒雨涉水后在脐、肘窝出现丘疹、渗液、瘙痒,夜间加剧,经抗组胺药物口服并使用类固醇软膏外涂后,时轻时重。 因病灶逐渐蔓延至全身,转诊中医,症见:精神倦怠,肘窝、大腿内侧对称性丘疹、糜烂、渗液、结痂、抓痕,皮肤增厚,瘙痒剧烈。

察其舌质边有齿痕,苔薄白稍腻,脉浮。

辨为营卫失和,风湿蕴肤,治当调营和卫,息风祛湿,方用调卫息风饮加蒺藜10克,薏苡仁50克,苍术20克。 5剂,水煎服。

头遍文火煎10分钟,二遍文火煎20分钟,两遍取药汁300~400毫升,饭后一次温服,食粥覆被取微汗。 3月21日二诊:患者精神好转,糜烂与渗液消失,结痂好转,瘙痒症状减轻,齿痕消失,腻苔已无,此湿邪已去,则专事调营和卫,息风止痒。 上方去薏苡仁50克,苍术20克,加10克。 7剂,水煎服,煎服法如前。

3月28日三诊:皮损及瘙痒症状消失,为巩固疗效,处以汤7剂善后。

随访无瘙痒等症状复发。

按:湿疹的病因尚未明了,一般认为过敏体质是发病的主要原因,临床分急性、亚急性和慢性三种。 急性者经适当治疗,可在1~2周治愈,若治疗不当转为慢性,病程可迁延数月甚至数年,是一种治疗较为棘手的皮科疾患。

中医对湿疹多以“风”命名,如“四弯风”、“肾囊风”,说明本病是一种以风邪为主,兼加湿热,充与腠理,浸淫肌肤为患的皮肤病。 笔者临证治疗此病,以调卫和营息风为主,辅以清热利湿,取效满意。

上一篇:黑人自曝佩服范玮琪:上一秒天后,下一秒慈母【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