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机上疏萤度,乌鹊桥边一雁飞:宋之问《明河篇》赏析

《明河篇》是唐代人宋之问的作品。 此诗以神奇瑰丽的笔调,咏赞了秋夜银河的美好,在扑朔迷离的氛围中,抒写了天上、人间的离愁别恨。

全诗充满着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流溢出凄迷、伤感的情调,隐隐透露出志不得扬的怅惘。

明河篇宋之问八月凉风天气清,万里无云河汉明。

昏见南楼清且浅,晓落西山纵复横。 洛阳城阙天中起,长河夜夜千门里。 复道连甍共蔽亏,画堂琼户特相宜。 云母帐前初泛滥,水晶帘外转逶迤。

倬彼昭回如练白,复出东城接南陌。 南陌征人去不归,谁家今夜捣寒衣?鸳鸯机上疏萤度,乌鹊桥边一雁飞。

雁飞萤度愁难歇,坐见明河渐微没。

已能舒卷任浮云,不惜光辉让流月。 明河可望不可亲,愿得乘槎一问津。 更将织女支机石,还访成都卖卜人。

赏析:唐代孟棨《本事诗·怨愤》记载:宋考功(按即宋之问),天后(按即武则天)朝求为北门学士,不许,作《明河篇》以见其意,末云:明河可望不可亲,愿得乘槎一问津。

更将织女支机石,还访成都卖卜人。

则天见其诗,谓崔融曰:吾非不知之问有才调,但以其有口过。

盖以之问患齿疾,口常臭故也。 之问终身惭愤。

所载未必属实,但诗中的确蕴含着某种怨愤情绪。 诗人以神奇瑰丽的笔调,咏赞了秋夜银河的美好,在扑朔迷离的氛围中,抒写了天上、人间的离愁别恨。

全诗充满着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流溢出凄迷、伤感的情调,隐隐透露出志不得扬的怅惘。

此诗开始四句,以写景落笔。

仲秋之夜,风清气爽,在万里无云的高朗星空中,那条横贯中天的银河(即明河),显得分外明亮。

日暮时分,它出现在南楼上空,清澈浅显;清晨,它斜挂在西山之上,似纵却横。 这里,南楼、西山借用了两个典故。 《世说新语·容止》载:庾太尉在武昌,秋夜气佳景清,使吏殷浩、王胡之之徒登南楼理咏。

音调始遒,闻函道中有屐声甚厉,定是庾公。 俄而率左右十许人步来,诸贤欲起避之。 公徐曰:诸君少住,于此处兴复不浅!因便据胡床,与诸人咏谑,竟坐甚得任乐。

另《世说新语·简傲》载:王子猷作桓车骑参军。

桓谓王曰:卿在府久,比当相料理。 初不答,直高视,以手版拄颊云:西山朝来,致有爽气。

诗人借用这两个典故,抒发自己希望象魏晋名士那样,纵情山水的心愿,寄寓着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和追求。 这短短的四句诗中,先是以风凉、气清和万里无云,来衬托河汉的明;接着,把银河比作一条清浅的河流,还赋予它以纵复横的动势,使之更显清莹可爱,而典故的运用,使诗意更为深厚,所抒之情更加含蓄、婉转。

接着八句,诗人描绘在洛阳城中观看明河的情景。

洛阳城中高大的宫殿直抵云霄,长长的银河照临宫室。 但是,因为天桥和屋脊的遮蔽,却看不见完整的银河,只有在别的精美的居室中观看,才最为相宜。 那银河的柔光照着以云母片作装饰的帐幔,银光闪烁,仿佛天上之水流淌到人间;走到水晶帘外,举头一望,那耿耿银河显得更加明亮,在空中弯曲绵延不断,与满天星斗相辉映。

它象一条纯洁白绢,从东城一直连接着辽远的南郊。 在这八句中,诗人以画堂琼户、云母帐、水晶帘等华美的辞藻,使各种富丽堂皇的景象接连呈现,既表现了帝都特有的风物,也与明澈的银河相映照,在一片柔光中,给帝都蒙上了一层朦胧、幽深而又神秘的色彩,使天上、人间连为一体。

接着诗人在以下的八句中,想象在银河的映照下,南陌思妇对于征人的思念,同时也抒发了自己的感慨。

诗人从万户捣衣声中,想到了一去不归的征人,并进而想到了正在鸳鸯机上刺绣的女子,从点点萤光中,抬头看到了空中明亮的银河,勾起对征人的无尽思念。

此时,一只孤雁正从牛郎、织女相会过的乌鹊桥边飞过,发出哀怨悲鸣,更使思妇的离愁难以平息,她痴痴地坐望天河,默念征人,直到银河渐渐地隐没在晓天之中。

这明河似乎懂得舒卷屈伸、出处进退之道(《关尹子·三极》:云之卷舒,禽之飞翔,皆在虚空中,所以变化无穷,圣人之道则然。

),在黎明渐晓之时,任由浮云的遮蔽,毫不吝惜地将自己的光辉让给那晓月的流光,悄然隐去。

而思妇的眷怀之情,却无法停歇!这一段,是上文的转折和深入,它由单纯对明河的赞美,转入对人事的感叹,进一步把人间、天上融为一体。 那捣衣之声与雁飞萤度相交织,冷清、凄切之感,无穷的相思之情,将伴着耿耿长河,无终无了。

特别是诗人在已能舒卷任浮云,不惜光辉让流月两句中,赋予明河以人的崇高感情,使得它本来就美好的风彩更为美好。 这里采用十分婉曲的手法,进一步赞美了明河,也为最后四句埋下了伏笔。

最后四句,诗人以神话故事,作了精彩而又富有深意的收结。

如此美好的明河可望不可亲,因此,诗人要到天上去。 晋张华《博物志》卷十载:旧说云天河与海通。 有人乘槎而去。 遇一丈夫牵牛而饮。

遂问此是何处。

牵牛人答曰:君还至蜀郡访严君平(按严是汉代术士)则知之。 竟不上岸,因还如期。

后至蜀,问君平,曰:某年月日有客星犯牵牛宿。 计年月,正是此人到天河时也。

又据《太平御览》卷八引刘义庆《集林》:昔有一人寻河源,见妇人浣纱,以问之,曰:此天河也。 乃与一石而归。

问严君平,云:此支机石也。 诗人把这两个故事揉合到一起,自然委婉地表明了自己执着地追求美好明河的强烈意愿。

同时,诗情几经曲折,终于从地下跃升到了渺远的空中,天上、人间,到此合而为一,使充满了神奇、幽远的艺术魅力。 自己终究希望离开那城阙阻障、复道蔽空的帝都洛阳,到自己向往的地方去,字里行间深深地隐含着诗人难以言喻的怨愤。 宋之问曾经倍受宠幸,武则天时任尚方监丞,后因依附张易之,被贬到泷州(今广东罗定县)作参军,不久逃回北方,匿居洛阳。

这首《明河篇》,很可能作于匿居洛阳之时。

透过令人目眩神迷的表象,读者可以从诗中感受到他因仕途失意而产生的苦闷与忧愁,以及对于当时政治的不满情绪。

这首诗疏密有致,摇曳生姿,既有跨越天上人间的宏大境界,又有对思妇之情的细致剖析。 在结构上变化波澜,恰到好处地使用了顶针的修辞手法,如复出东城接南陌。 南陌征人去不归,乌鹊桥边一雁飞。 雁飞萤度愁难歇,使得转接自然,气势流走。 另外,全诗以散行为主,但却穿插了一些对句,如昏见晓落、云母水晶句,在自然中表现出精巧,显得从容整练。

上一篇:韩愈《次潼关先寄张十二阁老使君》全诗赏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