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心手术还没做,这个女人还不能死。

“医生,给她做检查!”顾承泽断然下令。 苏沫爱了顾承泽七年,却被他践踏到尘埃里他抽她的血,要她的肾为了另一个女人,将她折磨致死。

当她绝望离开,他却恍然觉醒。

惊天的谎言,密谋的诡计。

他害死的,竟是他唯一深爱的那个人……顾承泽的心中,不由微微慌乱了起来。

他有些不明白自己的慌乱从何而来,但他很快找到了借口。

换心手术还没做,这个女人还不能死。

“医生,给她做检查!”顾承泽断然下令。 一阵忙碌。

结果很快出来。

顾承泽听着医生的汇报,眼底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她怀孕了?”医生点了点头:“是的,怀孕快一个月了。

就是,由于怀孕初期的时候,她抽血过多,现在孩子的情况,不是很好。 ”顾承泽拿着检测单,陷入到了无尽的沉思中。

这个节骨眼上……苏沫竟然怀孕了。

就那么一次,怎么会……可检测报告清清楚楚地放在这里,苏沫,确实是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顾承泽捏紧检测单,久久无语。

医生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道;“顾先生,这孩子,要不要留?如果要进行换心手术的话,恐怕……”“这是我的孩子,只有我能决定要不要留下他。 ”原本应该昏迷着的苏沫,却突然坐了起来。 她捂住自己的肚子,一脸坚毅地说道:“谁都别想害我的孩子。

”顾承泽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突然阴测测地说道:“你装晕?”“我只是中途醒过来,又不想面对你!”苏沫直接说道:“顾承泽,求求你,让我走吧,我保证带着这个孩子离开,再也不出现在你们的眼前。 ”顾承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苏沫还未凸起的肚子。

苏沫被他看的紧张不已,下意识地护住了肚子。

就在这个时候。 突然,一道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沫……怀孕了?”顾承泽立刻紧张地转身看了过去:“诺雅!你怎么来了。 ”林诺雅脸色苍白,她缓缓地走到了苏沫面前,然后,用柔和的眼神看着苏沫:“苏沫,你怀孕了?”她目光越是柔和,苏沫就越是害怕,她不由往后挪了挪。 林诺雅顿时露出一个难受的神情,她仰头看着顾承泽;“承泽,我一直以来,都想要一个属于我们两个孩子。 可是我的身体不好,连把身子给你都做不到。 现在,你和苏沫有了孩子,这个孩子是顾家的继承人,他对你来说,十分重要。 ”林诺雅的眸底,已经出现了泪光;“我的身体不要紧,衰弱就衰弱吧,无非就是一个死。

可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苏沫也是无辜的。

等我死后,你就跟苏沫在一起,你们好好抚养这个孩子吧。 我……我祝你们幸福。

”林诺雅抽泣着说道。

顾承泽感觉自己的心都痛了,他不由握住了林诺雅的手:“诺雅,你说什么傻话,我只想要我们两个的孩子!别人生的孩子哦,我不需要。 换心手术,马上就要进行了,你不要想太多,安心等待手术吧。

”“可是……”林诺雅有些纠结地看了一眼苏沫。 “没有可是。 ”顾承泽挥手叫来两个护工:“送林小姐回去。 ”林诺雅被扶着出了病房,到了门口的时候,她还微微侧身,对着苏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上一篇:苏有朋,一个演技被低估的演员

下一篇:苏燕玲:传承广西民族音乐呕心沥血摇旗呐喊的文化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