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6章 白天书太古剑尊最新章节

剑道槐宝,剑之木!典籍记载,剑之木有胳膊粗壮,常见的基本上都是一丈长短,喜欢炙热的温度,长生活在火海中。

剑之木中,蕴含着浓郁的剑道气息,不但是剑修参悟剑道的槐宝,也是炼制剑道兵器的绝佳材料。

历史上,有很多惊才绝艳的剑道强者,就是以剑之木为主材料,来炼制长剑,攻击力惊人。

但是,剑之木非常罕见,平时想要见到也非常之难。 在外界算是有价无市吧,只有那些超强的大宗门,才会拥有。

方辰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轻松的得到剑之木。

感受到剑之木内部运转的强大剑道气息之后,方辰的内心在跳动,对此非常满意。 “恭喜主人,得到剑之木。

”赞九上前恭贺,抱拳说道。 方辰轻轻点头,收起剑之木,而后道:“我们先离开此地吧。 ”想必,那锦少阳也肯定知道自己的弟弟锦龙阳陨落,若是寻来此地,就麻烦了。

方辰带着赞九,离开了这里。

半日后。

锦少阳气冲冲的来到了这里,他一眼望去,前方只有地面上的焦灼迹象,能够表明,这里曾经出现过火海。

火海消失了,剑之木不见了。 锦少阳的内心,充满了震怒。

“我的弟弟。 ”锦少阳拳头紧握,杀意纵横。

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毁尸灭迹,好狠的心。

“无论如何,我都要将你寻到,然后诛灭。

”…………方辰自然不知道,锦少阳前往火海处寻找自己。 连绵群峰中的一座不起眼的山峰上,方辰坐在一块青石上,咧嘴笑着。 “可惜啊,我的炼器水准太差,否则的话,现在就可以将剑之木炼化到星隐剑内。 ”星隐剑是中品开天级兵器,若是能够融合剑之木的话,必然能够提升到上品开天级兵器层次,甚至有可能达到极品层次。

可惜,方辰的炼器水准,只是通天级而已。 “主人,你可以先参悟剑之木内的剑道气息,等离开苍兰城堡后,寻找一位炼器大师,在做打算。

”赞九说道。 方辰点头,道:“你帮我护法。

”随即,他开始参悟剑之木内的剑道气息。

剑之木中,剑道气息是木系气息。

而方辰所修的修罗剑道,是属于杀戮气息。 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 不过,方辰却利用自己对剑道的超强潜力,不断的将两者融合在一起。 木系剑道气息,能够为自己提供源源不绝的剑道力量,甚至能够快速的修补自己体内受到的创伤。 参悟了半个时辰后,方辰睁开了眼睛。 “木系气息已经被我吸收完毕了。 ”方辰咧嘴笑道,旋即他站起身来,将剑之木收起。 此次收获巨大,不但得到了剑之木,而且还得到了火焰之晶,对于方辰来说,简直就是一石二鸟。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间传讯玉佩震动。

“白文?”传讯玉佩打开,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方……兄弟。 ”传讯玉佩那头,白文的声音很细微,若不认真听的话,根本听不到。

“白兄,你怎么了?”方辰脸色微变,急促的问道。 “我被困在……”“你被困在什么地方了?”方辰急忙问道,但是任凭他如何询问,对方都不再回答。 这时,方辰的内心,越发的焦急了,他知道白文肯定是遇到了危险,否则的话,不会传音给自己的。 “你大爷的,你不是说你是圣榜强者吗?怎么会遇到困难呢?你可千万憋死啊。 ”方辰暗自祈祷道。 就在这时,传讯玉佩中,出现了一副画面,这幅画面正是白文被困之地。

“走。 ”想都没想,直接带着赞九,离开了这里。 “画面中现实的地点,地表比较干燥,应该在苍兰城堡的西方。 ”一边疾行,一边快速的分析着。 很快,方辰就大概确定了位置,而后将时空崩碎术催动到了极致,身形化作了一道流光,迅速的疾行而去。

“主人,等等我。 ”赞九大声叫道,脸上充满了震动。

他越发觉得主人深不可测了,一个开天境武者,速度居然超过了至圣境,太不可思议了。

…………苍兰城堡,一处小型建筑前。

白文的身上,狼狈不堪,衣衫破烂。 囚牢之内,有着无数枯骨,这些枯骨仿佛有灵性一样,都在联手把攻击他。 每天都要将他折磨的快散架,才会罢休。 “一群该死的家伙。 ”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些枯骨,白文有些哭笑不得。 随着被这些家伙折磨的时间推移,他发现自己的实力,居然在不断的精进着,虽然进步有限,但至少在进步。 这一发现,让他又惊又喜。 可是,想到每天都要承受非人般的折磨,他就有一种离开这里的冲动。

他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根本无法打开牢笼。

“不知道方兄弟能不能收到传讯。 ”牢笼之内,隔绝一切信号,连传讯都做不到。 不过白文也非常人,他很巧妙的利用了囚牢内的漏洞,艰难的将这里的消息传递出去。

“真苦逼,刚进入苍兰城堡,就被关进了囚牢中。

”白文自言自语的说道,脸上满是无奈。

本来想要大展身手,谁能想到,居然被关在这种破地方。 若是一直这样关下去,他肯定会发疯的。

呼呼呼!这里非常偏僻,自从白文来到后,就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然而今日,却有人出现在了这里。 “覃一峰?”白文有些诧异,覃一峰怎么会来这里。 来人赫然是一字剑覃一峰,他背着一柄巨剑,脸色淡然,环视四周。

“嗯?有人?”覃一峰发现了囚牢内的白文,眼睛一亮,迅速走来。

“你是谁?”覃一峰问道:“你在这里发现了什么?”面对覃一峰的连续追问,白文沉默不语。 良久后,他抬起脑袋,道:“覃一峰,我无意中闯入这里,被困在了囚牢中,你若将我救出去必有重谢。

”闻言,覃一峰冷笑,脸上满是不屑的神色。 “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让我覃一峰出手相救?”覃一峰冷笑,道:“速速将这里的一切消息告诉我,我覃一峰心情好的话,也许会饶你不死。 ”闻言,白文脸色阴沉,周身涌现出了狂暴的气息。 下一刻,他的脸庞蠕动,仿佛变了一个人影一样。 旋即,他抬起头,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覃一峰。 “你……”看到现在的白文,覃一峰不禁后退了几步,瞪大了眼睛,失声叫道:“你是白天书?”圣榜五十三强者,白天书!“覃一峰,刚刚你说的话,我可以当作没听到,我现在被困在这里,你将我救出去,还是那句话,必有重谢。 ”白文沉声道。 覃一峰的脸色不断的变幻,他的内心在思索。

就在这时,突然间囚牢内的枯骨,突然间将白文围绕在中间。

咔嚓!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紧接着白文嘴里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该死。

”白文暗自咒骂,但却不得不面对现实。

这几个该死的家伙,又在蹂躏自己。

原本有些惧怕白天书的覃一峰见状,愣了一下,旋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哼,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原来如此。 ”看着被几个枯骨虐的不成人样的白天书,覃一峰心中冷笑。 “圣榜五十三的强者又如何?还不是被人折磨成狗?”覃一峰道:“想要威胁我覃一峰,做梦去吧。

”覃一峰眼眸闪烁,这个囚牢不凡。

白天书在其中,想办法从他的身上,得到一些辛秘。

砰!半晌后,白天书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如同一条死狗。

上一篇:从面相看什么样的男人有暴力倾向?

下一篇:没有了